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最新网址:www.siluwx.org

第二百九十二章 萤火漫舞之夜,三位歌姬的轻声挽唱

作者:青空乐章
更新时间:2024-02-13 00:02:03
    “欢迎大家收看本次冬祭大比的现场直播,今夜是大比的最后一晚,也是颁奖和谢幕的一天……”

    热闹而人声鼎沸的现场,镜头跟随自律单元斜飞进入现场,俯冲过那欢呼和举手摇晃的海洋,之后镜头偏转,转向会场中央那交错的红蓝光芒。

    两位少女,一红一蓝,她们背靠着背,有如蝴蝶的两片翅膀,在空中螺旋回转,然后落下,站在舞台中央,随后清冽的合唱之声响起,脚下那巨大圆盘的大地泛起红蓝二色蔷薇勾勒的图案,随后烟花升起。

    这是最后一场团体赛,决赛的双方是艾德丝学园和群蜂之领学园,不过双方的成员早已知晓答案,而这场比赛的双方更多的配合两位歌姬,作为这盛大演奏中的合唱与音符。

    两方的成员于夜空中交织,有如交错划过的红蓝流星,环绕着中央的两位少女,不断回旋,直到最后缓缓落在地面。

    战斗依旧有,不过更像是某种友谊赛,双方点到为止,很是平和。

    最后灯光熄灭,普琳将手中暖红火焰的蔷薇花束交到缇兰手中,将舞台交给这唯一的少女歌姬,沐浴在照射的灯光下。

    “本次冬祭大比的团体赛决赛冠军是——艾德丝学园!”

    主持人的话音响起,会场外围升起点点星光礼花,将天空点缀,而场内也化为一片欢呼的海洋。

    圣茵戈的时代结束了,尽管没有人宣布,但在今夜里,艾德丝学园的光芒完全掩盖了这所曾经的四叶晶第一,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人们议论艾德丝的频率越来越高,而圣茵戈的一切仿佛停留在了很久以前,有种陈旧落伍的感觉。

    人心是很奇妙的东西,尽管它不能直接改变物质的现实,但又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现实的行为。

    此时还是年底,大众感触不深,而等到来年乃至今后数年的新生报考时,人们在心中衡量两所学园时,心中的天平早已决定了方向。

    固然过往圣茵戈在教育资源上有着优势,但真正能长期占据第一,还是因为它有着最好的生源,众多人的第一首选,往往只有他挑完,才有其他学园选择的机会。

    明面上的学园的排名还没及时更新,但四叶晶星域的社会评价里,两者的位置开始缓缓交换。

    结束完冬祭大比,在谢幕典礼的舞台上,点点细碎的灯光打下,随着轻柔的前奏响起,之前欢呼的现场慢慢安静了下来。

    『walsyuke ena weivel

    朝阳帷幕鸟声啼啭

    naglita idie fidou

    蓝天中棉絮般的云随风摇摆的草』

    一位金发的精灵少女踩着轻快的步子踩在舞台上,她外貌看着略显年幼,金色的长发有如霞光,两手提着的白色简约的裙子,赤着脚尖,在舞台上轻轻旋转,凡是走过的地方皆长出青翠的花草。

    letarlulu epdida

    面包牛奶树的果实

    marlu syzua valan kya

    被温柔包围的清晨之声

    简单而重复的琴声,有如清晨之朝露,点点洒落,另一位少女的歌声响起,最后舞台中央的一棵大树被灯光照亮,在树下,这位少女一手轻按胸口,另一只手缓缓抬起,那发丝间的浅红花儿随风摇曳,点缀着少女那浅蓝如宝石的眼眸。

    aguu syzna towneila

    跳动的鱼儿晶莹剔透

    kaa fuuna lenewkho lerra shyfuni

    石子些许硌痛却是绝妙

    高台上,那位精灵少女依旧绕着边缘舞蹈,每次轻轻跃起,然后又轻轻落下,雪白的裙摆衬托着气流的形状,尚且年幼的身体,无瑕的容貌,纯真的笑容,让人如坠遥远的童话。

    guhate lata tanna hyuwa

    因为这世界总是令我看到新的姿态

    qualyia canal nyui crockennat

    第一次啼哭的幼兽如今坚强地活着

    灯光移动,另一位坐在树梢的少女歌姬显出身形,她穿着橘红如晚霞的裙子,身上的飘带有如火焰流动,声音中带着一丝活泼和坚强,青涩中又包裹着一丝甜蜜。

    riulii shyanatu iin veainda

    四处奔跑伸展的枝叶

    eno clowlu danan floda inna iin veainda

    感到生命之力喷涌而出

    liriye felma lu bannida

    每日都是新鲜景色

    歌声依旧,不过之前独自舞蹈的精灵少女身侧出现了两只环绕的火红狐狸,两个小家伙有着橘红到暖红渐变的皮毛,跳跃时有如少女脚边的火焰。

    gilti syaum li skailra orchelia luoif nooi

    难解之语以及闪耀宝石拿在手中的奇异工具

    lisyul skaxi doula

    乐于知晓各种各样的事情

    舒缓而绵长的音色展现,嗓音略显成熟,又给人以亲切和怀念,舞台上的灯光旋转,又一位翠发的歌姬出现在光晕之中,她坐在树梢顶端,穿着白色的古典长裙,发丝边缘别着小巧的蛇形发夹,丰盈而成熟的身材,给人的感觉有如邻家那位成熟的姐姐。

    earcach vwie soufu syzukel

    月的毛毯虫鸣奏响

    alre rios ckyan nuqanoi

    繁星如灯降于夜路

    三位歌姬一共合唱,歌声汇聚,夜空中点点碎光洒落,舞台上开始出现各色生长的花草和小型灌木。

    muidima natru floer

    予我安宁花亦沉睡

    marlu syzua

    被温柔包围

    灰色的绒兔在草地和灌木间奔跑,有着高大弯角的鹿卧在草地间,神情安宁,一只只白色羽翼的鸟儿缓缓掠过草尖,围绕着中央的大树旋转飞翔。

    aquli wisha hona krobola

    湖面如镜

    nolr deear lilicafry

    倒映着此处仅有宁静

    angyna nogas feloi sav vwie naliera

    美丽之夜的花边与月的绣花线缠在一起

    一颗水珠从高空落下,滴在草地和花叶间,然后涟漪泛过,一个小型的蔚蓝湖泊呈现,其中有鱼儿游动,于月光下波光粼粼。

    nahats woulf rujee lusyefa

    灶火上锅里的汤

    irihya colliu iin reaiza

    请替我摆好众多餐具

    三位歌姬手牵着手,来到湖边的草地,一团小小的火焰在三人间升起,有如夜晚的篝火,围坐在篝火旁,橘红衣裙的歌姬轻弹手中的琴弦,黑发的歌姬闭目轻唱,翠发白裙的歌姬轻摇手中的鼓铃。

    ig nizal ihya chroma inaa insyh ulya

    与你共度的这段时光净是意料之外的事

    rophotnee ila gloke-shemna?

    街道和商业街是什么样的地方?

    niya hyui maflo-katina anna halgo fala teailas

    必定闪耀着光芒跟这里完全不同吧

    那位舞蹈和旋转的精灵少女缓缓走到三人前,也缓缓坐在篝火之前,仿佛是聆听着三位歌姬的歌唱和演奏。

    lisyul skaxi doula

    乐于知晓各种各样的事情

    nicroo teina shye-fina?

    这种痛苦的心情是什么?

    malianie morisyulina aquni dellta

    勒紧胸膛泪水将要夺眶而出

    klosso sotto tieeas lu natiria?

    忧愁悲伤从何而来?

    歌声渐渐深入佳境,之前在草地和灌木间奔跑欢跳的动物也逐渐停下脚步,聚集在湖边,听那三位歌姬编织的今夜乐章。

    afugetis oclodea nolr gaoli ifuc lody iin ost rutt

    一旦触碰就必定无法回头,但或许让我成长

    pas syelia hyunan feloi chexna flotuo shemna

    造出美丽之物就是人们的生活

    安静的夜幕将一切细微的感动呈现,那火焰摇晃的声音,那空灵嗓音中的音色绕转,那虫儿跳过草叶的细微声响,都是如此质朴而美丽。

    walsyuke casanola sonea rihyuimma

    太阳守护着我在雪落于山的时候

    qualyia canal nyui crockennat

    第一次啼哭的幼兽如今坚强地活着

    riulii shyanatu iin veainda

    四处奔跑伸展的枝叶

    eno clowlu danan floda inna iin veaindaila

    感到生命之力喷涌而出

    琴声回转,旋律再一次重现,那婉转的歌声,简单的音色,一次次重复,却不曾让人厌倦,反而滤去焦虑,让人放松下来,不断感受着歌声中传达的纯真祈愿,有如遗忘过去的花露和细碎阳光下的回忆,令人怀念。

    liriye felma lu bannida

    每日的新鲜景色

    gilti syaum li skailra orchelia luoif nooi

    难懂之语以及闪耀宝石拿在手中的奇异工具

    lisyul skaxi doula

    乐于知晓各种各样的事情

    wiliam tolsyuket icontolie sutria doula

    看到有趣的东西很是在意

    hyuno qualyia canal iin veainda

    来吧降临人世的孩子们啊

    nyui crockennat liriye bannidal

    坚强地活在当下背负崭新景色吧

    一曲结束,尽管三位歌姬已经停止歌唱,但仿佛还有声音在耳边回绕,这种慢慢从那美好童话中脱离的感觉,让人恍惚,仿佛短短的十分钟,就如度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他们沉浸在那个世界,有种即将失去的眷恋和不舍。

    不仅是现场的数十万观众,在四叶晶星域内收看今晚谢幕的家家户户,不少人都受到今晚的演奏感染,沉浸在那美好歌声描绘的童话世界,久久不愿离开,仿佛不愿打碎一个纯真美好的梦。

    人是坚强的吗,是的,人应该是坚定和强大的。

    人是脆弱的吗,是的,人也有软弱哭泣的时候。

    正因为心中的这份柔软,那伫立的坚硬外壳会格外强大和坚固,因为这里有他为之守护的东西。

    数十年的匆忙和劳碌,让人们逐渐忘记过去曾想守护的东西,那或许是小时候惊鸿一瞥的女孩,或许是被人忽视而在意的小小自尊,或许是曾幻想但又遗忘的梦想,也或许仅仅是想有一个安稳居住的地方。

    四叶晶的居民们,大多也被世俗的一切逐渐浸染和麻痹,对于痛苦逐渐习惯,对于当下的一切逐渐理所当然,对于未来也不再有任何幻想,但从来如此,并不代表就是对的。

    被人遗忘的碎片一一浮现,过往尘封的照片和历史缓缓呈现,一个过往存在过的美好世界再次被描绘。

    今晚的演奏里,三位歌姬合唱中展现的那个梦想和童话,有如流萤般在夜空漫舞飞过,却又在无数人心中绽放点燃,尽管目前还只是一颗种子,但这不经意间的种子,总会让人不经意间想起,如果……能有这样一个未来,是否会变得截然不同。

    小小的萤火摇曳,一颗颗汇聚,小小的声音,汇聚成宏大的乐章,既然他们起身歌唱,那这就是他们的意志,他们的心愿,他们燃烧的煌煌火海。

    时代已至,有如碾骨之轮,奔驰向前。

    ————————

    冬祭大比结束了,这次冬祭大比也格外与众不同,无论是赛中出现的那一个个新名字和身影,还是谢幕典礼上的三位歌姬合唱,都被人们谈论和回忆着。

    “当看到翠发的尤兰多佳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已经好些年不登台了,你们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简直激动的无法说话,要知道我上学那会,就喜欢听尤兰多佳的歌,脑子里也满是各种叛逆的想法,当时还想着去危险星域冒险,和朋友驾驶星舰飞越无人空域。”

    “尤兰多佳变了好多,没有了以前那种狂野和张扬,现在的她太温柔成熟了。不过,恰好我也喜欢这样的尤兰多佳,就像已婚的人妻一样——”帖子下面一群附和和大笑,众人笑话他的同时,也说自己有相同的念头。

    年轻时的张狂,如今的喜欢安稳,许多中年人看到尤兰多佳,脑海中那过往的记忆也被点亮,许多情绪也翻卷起来,熟悉的歌声,不再的年华,青春的回忆,总是令人难忘。

    “那位跳舞的精灵女孩是谁?难道只有我想知道吗,好想知道她的名字和一切……”

    “她是布莉吉特,也是鸢庭学园的学生,不过布莉吉特比较特殊,她是纯血的精灵,虽然看着年幼,但实际年龄比不少人都大呢。”

    “纯血精灵的年龄换算要除以三吧,也就是说她还是和15岁的人类差不多,真是可爱而美好呢。”

    “艾德丝学园今年真是出人意料,尤其是那些来自北方学园的交换生,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过往四叶晶还有这些曾辉煌过的名校。”

    “四百年来,一切都变了,我在翻看那些学园资料时,就在想,如果是四百年前的冬祭大比会是什么场景。”

    “其实有的哟,在星域图书馆的资料库里,就保有数百年前的冬祭大比资料,我昨天刚去翻看过,不得不说,当年三相之月的那些‘魔女’们,真是令人惊艳惊讶。”

    “一直不关心冬祭大比的老爸,这次都开始问我关于艾德丝学园的事,他好像今天才知道缇兰是艾德丝学园的学生。”

    “中央星域的媒体都报道这次谢幕典礼了,估计三位歌姬同台表演的场景也很是少见。”

    “好像再看一遍昨晚的表演,那样的场景,当时我坐在屏幕前,几乎一动不动的全程看完,完全被震撼到了,就连家里那只调皮的狗也居然也没打扰,也趴在那里听歌。”

    “动物真的能听懂人类的歌吗,歌词估计是不懂,但旋律中的情感,应该是大致相同的,即便不同语言的人,在面对歌曲时的感触是也相似的。”

    “如果能生活在那歌声描绘的童话世界就好了。”

    “我也是。”x众人

    又一年临近结尾,时光如此美丽而又快速,仅有结束时才被人惊讶意识到。

    新的一年缓缓到来,尽管和11月相比,只相差了1个月,但四叶晶星域内的一切却恍惚间变了模样,不再有人讨论艾德丝和圣茵戈的优劣,两大集团的争斗也逐渐失去关注,关于四叶晶过往和未来的议题在社会里被越来越频繁的提及,当越来越多人有这种想法时,即便是一些保守顽固的议员,也不得不改变政见,开始支持和倡导这些东西。

    这就是时代的浪潮,一切的大势所趋,当无数人的意志达成一致时,无需再多的言语,相关的一切都会被推进起来。

    而如果追溯这时代浪潮的源头,往往会发现歌姬的影子,这些看似不参政治议题的歌姬,往往就是扇动暴风的第一个蝴蝶。

    联邦庞大无比,而即便是如此差异巨大,横跨数千光年的星域,也是因为有了这些歌姬存在,存在着某种藕断丝连的共同情感,才不至于形神分离。

    如今,当四叶晶星域的三位歌姬意志相同时,一切的争论也缓缓落下帷幕,无论是圣茵戈还是艾德丝,亦或者其他中立集团,都将朝着三位歌姬共同谱写的未来乐章前进。

    时代已至,有如碾骨之轮,奔驰向前。

    (本章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