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最新网址:www.siluwx.org

天道宗 第二十六章 禁止套娃

作者:潘稼道
更新时间:2021-06-11 12:11:18
    天道宗主峰山路上,排队等待试炼的人流继续向上而行。

    被淘汰的男女,失魂落魄的下山,口中还在抱怨。

    “都被淘汰了!还要再验一次身!也不知道,验的是什么!”

    “就是!在我身上摸索半天,就像我偷了什么宝贝一样!”

    一位壮年男子,背着一位少年,从满腹抱怨的人群中穿过。

    “少爷,你轻了?”

    脊背上的少年不回话,趴在壮年的肩头一动不动。

    苏庐心里清楚,脊背上的少爷是装的,可心里依旧不是滋味。

    一边稳步下山,一边轻声言语。

    “少爷,您说,这些年下来,您一直忙忙碌碌,啥时候像这样轻松休息一下!”

    “真想不到,少爷来到号称要为天下苦难者求解脱的天道宗,竟会遇到暗箭伤人这种卑鄙事情。”

    “可真是笑话!少爷这些年为穷苦人做的事情,难道比天道宗少吗?”

    “教猎人训鹰狩猎,咱们冰江城的猎人,都已经三年没死过人了!”

    “盖了一座龙家堡,每月给孤儿寡母银钱,还免费送他们书籍,就盼着这些人中能走出一位朝臣,带着龙家堡的孤儿寡母走出冰江城,去过更美好的生活。”

    “还有那些老兵,一边受大夏的欺负,一边还要受北梁的气。除了少爷,还有谁愿意管他们!”

    “假借方便苏家商船航行,修筑冰江河道。”

    “那沿岸百姓,有几年没受过水灾了?他们自己心里就不清楚吗?”

    “少爷,您总是说,大爱无形!大爱无形!”

    “我问少爷,啥是大爱无形?”

    “少爷说,每个人都有尊严,无论乞丐还是帝王。出手帮助他人,也不要让人家感到负担,更不要让自己感到优越!”

    “以前我不懂……老兵送少爷出城时,我突然就懂了!”

    “少爷要的不是一时的感恩,而是他们一生一世的念头,只要一想起少爷,就想到少爷的用心良苦,也就对生活,对生命充满希望……”

    “没想到,像少爷这般赤诚之心,会在天道宗遇见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心寒!”

    “少爷,要不……我们回吧!天道宗也没什么好的!”

    “好了……不要说了!本少爷累了!”苏念忽然打断道。

    “是!”

    苏庐应了一声,一言不发的背着他回到聚财峰。

    跨过朱漆大门,穿过庭院石路,移步进入大殿。

    宽厚的殿门,砰的一声,紧闭!

    苏念身体微动,苏庐立刻将其放下。

    落地后,迈步坐在大殿正坐之上,一众苏家奴仆乖乖分左右而立。

    加之路上捡的汤微兰,殿下一共站立十五名奴仆,等待苏念开口。

    这一幕,令苏念恍如隔世,一朝回到十年前。

    正坐的人还是苏念,规规矩矩站在他面前的,大部分还是这些人。

    当年,这些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小女孩被白晓礼领到苏念面前。

    苏念用稚嫩的声音,为他们取了名字。

    为了省事,就以“山雨欲来风满楼”,“不识庐山真面目”为他们取好名字。

    多年后,苏不、苏目离开苏家。

    又新入两名奴仆,被苏念赐名苏玲与苏霞。

    这些人陪着苏念一路成长,将来还会一同老去,再先后死去。

    他们不清楚死后是否真的有幽冥界。

    不过,他们已经约好,如果幽冥界真实存在。

    谁先死,就去幽冥界为少爷打下一片江山,以报这一世欠下少爷的恩情!

    两世为人的恩情!

    是少爷教会他们如何修炼,教会他们做人的道理。

    每个人都清楚,那柄毒匕首根本无法伤到少爷。

    想当年,少爷十一岁就能在号称“天下第一毒妖”的烙铁蛇妖洞穴,横着走!

    区区一个毒匕首,都不够少爷抓痒的!

    可一个个还是面沉似水,就像这件事的发生,本身就是不被原谅的!

    苏念靠着椅背而坐,迟迟不发一语,仔细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

    从那名强壮的冒充者开始,到走出主峰西苑结束。

    平静下来,很多少事情都变得清晰。

    那名冒充穷苦家孩子的强壮男子,和那名吃了监察弟子一掌,生死未卜的女子,二人先后出现的时间,很是蹊跷。

    就在二人先后被发现的间隙,一名气质与穷苦人截然不同的高个男子,通过天道宗第一关验身,成功进入天道宗六门考核。

    如果这一切都是被人安排好的!

    丘长老临时有事,肯定也在这些人的计划当中。

    苏念想到此处,眉头一皱,又想起一件事。

    还记得,当苏念来到入宗石阶时,传来阵阵钟声。

    那时的田严是一副震惊表情,好像钟声的响起,是意料之外。

    那当时,田严好似说了一句“怎么不等我?”

    苏念仔细回味这句话,明显田严与其他人之前有过约定。

    听到钟声后,田严非常焦急。

    如果,测试先天气蕴的工作非常重要,那他没必要向苏念交代的那么清楚。

    简单说一句,你负责验身工作即可。

    可他先后透露出更多信息,丘长老有事来不了;验身弟子是监察弟子负责;还提醒他认真对待考核第一步。

    以炼神境的速度,一句话的时间,足够冲入大殿。

    能让田严花费时间解释,说明将苏念拴在门口,要比测试先天气蕴更重要。

    “没想到,让我负责入宗验身的工作,也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说不准,负责门规的丘长老临时有事,也在他们的计划当中。”

    一个没什么阅历,只晓得骄奢淫逸的富家子,要比顽固不化的丘长老,更容易对付吧!

    一想到这里,苏念对那名高个男子的好奇心,又提升一个等级。

    这件事,究竟是偶然,还是天道宗长期发生的事情?

    他需要一个答案。

    一个号称要为天下穷苦人求解脱的宗门,发生暗箱操作的事情,那将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本少爷,好像踩到谁的尾巴了!”

    苏念自顾自嘟囔一句,起身说道:

    “一切平常,本少爷要继续装病了!”

    “是!!”十四人集体应声!

    哑女苏真,听不见少爷说的什么,却看见苏念肩头的长衫脏了。

    她追了过去,挡在苏念面前,抬手指了指。

    苏念漏出笑容,将天道宗紫袍脱下,用力向上一抛,转身离去。

    苏真一脸笑意,摊开手臂,去接那件长袍。

    双手一把将长袍拥入怀中,转身来到大院里的大缸傍,从里面取出一个木桶。

    蹲下,仔仔细细的洗着衣服。

    大缸里两条锦鲤已经不在了,哑女嫌鱼碍事,早被她吃了。

    天过黄昏,一件天道宗长袍挂在菜园的栅栏上。

    天道宗四峰峰主,六大长老,还有苏念向田严要的谢男,一共十一人,来看苏念。

    一入门便看见那件紫袍,很是惹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