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最新网址:www.siluwx.org

第657章杀心

作者:一块钱的缘份
更新时间:2022-01-16 14:18:11
    秘境开启时间,只是一个概数,是根据秘境显露后的时间和笼罩秘境的波动给出的推测。

    所以,这个时候秘境外围已经集聚了不少各门各派各家势力的修士,当然,真正能够担负起此一方重任的大佬,总是会姗姗来迟。

    虽然只有大乘期,公冶无心已经来过一次了,对于万魔秘境,也有比燃晴更丰富的经验。

    “跟我来!”

    带着燃晴来至距离万魔秘境一百里左右的魔树林中,穿过一片乱石,同样是一处看不到任何缝隙的石壁。

    燃晴:她似乎是看到了公冶家的某种秘密……该不会被灭口吧!

    公冶无心淡然一笑,“时间过了太久,魔界都忘记了,万魔秘境当初还是我们公冶家的老祖宗发现。”

    他这样一说,燃晴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当初在火德仙尊的藏书中看到过,魔界最出名的阵法大师……秀迟魔君。

    当时火德仙尊曾不无遗憾的说起过这位魔君,说他是阵法界不可多得的天才。

    “你家老祖是秀迟魔君?”

    公冶无心给她递了个算你还有点见识的眼神,“万魔秘境就是我家那位老祖发现并破解的。”

    破解后炼制了可以互相制约的阵钥,给当时的几大势力分别掌管。

    “现在倒好,他老人家的嫡亲后人却连一个进入秘境的名额都抢不到。”

    燃晴:好吧,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不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进入秘境就可以了。

    公冶家的秀迟老祖很懂得狡兔三窿的道理,石壁上刻有阵法,即便有人误入这里,也发现不了什么。

    其实里边大有乾坤,石壁之后是个山洞,内里有直接传送到秘境中的传送阵,就是他给后辈所留的后手。

    这种家族秘密,自然也只有历代族长口口相传,所以公冶无心压根就不着急什么名额不名额的事情。

    只要秘境稳定后,就要以利用传送阵,直接传送进入。

    好吧,燃晴感觉,这又是气运满满的时刻。

    公冶无心,“真是好期待啊!”

    燃晴高深莫测的一笑……比其他人早一个月入内,这本就是早得先机,自然期待!

    这种短距离传送阵,不过眨眼时间就到了,还没停下来,就听得耳边传来几声妖兽的嘶吼,“吼……”

    公冶无心微顿,虽然是修士,他却有个致命点儿,那就是晕传送阵。

    所以说,当初从仙界不夜城传送到公冶家秘地的那次传送,并不是意外。

    正因为有这个无可克服的缺陷,所以才会在刚传送到仙界时,被胡然小仙子“搭救”。

    虽是短距离传送阵,不过一息的停顿,从晕眩中清醒过来时,早就不见了那位叫做万华的女人的身影。

    与此同时,两只渡劫期的妖兽同时扑了过来。

    妖兽两眼发红,完全不在意大乘期的威压,前爪伏地,低低的吼叫着,声音传过深林,似在呼朋引伴。

    其实根本不用呼朋引伴,早在他们二人将要传送上来的那一刻,就有大批的妖兽闻着味儿窜了过来。

    这是中围,不是内围,也不是外围,公冶家的老祖选传送位置是固定的,这很能说明问题。

    中围的妖兽,一般来说不会高于大乘期,但架不住妖兽多啊,成群结队的,更是皮糙肉厚,浑身是铁能拈几根钉,何况,公冶无心只来得及打出一道术法,就再也提不起魔力。

    丹田空空,浑身的魔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溢散。

    “啊,万华,贱人欺我!”

    空间中,叔通与公冶无心相处五年,到底心有不忍,扯扯燃晴的袖子,小声逼逼,“仙子,你大人大量,能不能饶过他这一次?”

    小九一抓子拍头上,直接摁地下一个坑,“你个吃里扒外的混账玩艺儿,是被收买了是吧,啊?”

    如果说,在公冶无心借用家族专用的跨界传达阵,是无奈之举的话,之后的种种,尤其公冶家的家族秘地,连庶支都未有人曾经进入,燃晴却因为当初公冶无心承诺的种种条件,可以在那里修炼。

    从那时起,公冶无心就动了杀心。

    尤其是在公冶无心恢复修为之后,因为当初发下过不得杀害燃晴的心魔誓,不能直接动手,却也是数次设计,虽然不曾真正得手,杀心早起。

    “猜,猜的,我一直跟他在一起着呢!”

    叔通缩在坑中没往外爬,第一次大着胆子反驳小九,他感觉小九有臆想症,被迫害狂,既然公冶无心都发了心魔誓了,怎么可能无视规则之力,出手害人呢!

    小九不怒反笑了,“好好好,那这次你怎么解释?”

    现在这种情况,叔通确实无言以对。

    缩在坑里,十分难过,好容易结交个朋友,自己对他真心,不惜动用底牌帮他找弟弟,他却是利用自己。

    不管是无色无味的引兽粉还是化魔粉,都不是燃晴拥有的。

    有句话叫做,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在燃晴知道了公冶家的诸多秘密后,注定,公冶无心会向她下黑手,所以早就提醒小衣子注意防御和其他小动作。

    因为心魔誓,即便是魔修,也不会轻易违背。

    公冶无心其实还隐瞒了修为,不是大乘中期,而是大乘大圆满修为,以远超燃晴的修为,在传送时下引兽粉,简直不要太容易。

    千算万算,他唯一没想到的是,燃晴的法衣是有器灵的宝物,随着主人修为的提升,小衣子也被淬炼了好多次,智商随着实力的增长而增长。

    在公冶无心有所动作时,下意识的就把加料了的引兽粉人不知鬼不觉的反弹了回去。

    如今,公冶无心也只能算是自食其果。

    空间之外,那些从各个方面奔来的妖兽正在互相攻击,竟然发动了一个小规模的兽潮。

    从这方面足以看得出来,公冶无心这引兽粉是有多强劲,想杀燃晴之心有多坚定。

    只是,他没想到小衣子这个变数,更不会想到如今这种结果。

    公冶无心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其实早在公冶家秘地时候,燃晴就感觉到了公冶无心不时迸发出的杀气。

    互不伤害的心魔誓只是一方面,而且燃晴也根本没在意过这种把惩罚寄托给天道的誓言。

    她真正要防的是,这些大家族子弟,在未成长起来前,族中长辈都会留下保命底牌。

    以燃晴的推测,公冶无心做为未长起来的公冶家的族长,能保命的底牌少不了。

    如果没办法一击必中,就暂时不要撕破那层面皮,两相为敌。

    但这并不意味着,燃晴就怕了他,亦或是对他有多么信任。

友情链接